• 24小时急诊热线 : +86 10 59850333
  • 预约服务热线 : 400-8762-747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客户服务 > 病人故事
病人故事
03-08

发现怀老二之后毫不犹豫直接选择私立医院,因老大在私立医院出生,对于老二的医院选择既有经验又有更多的要求。综合分析,实地参观朝阳几家私立妇产医院后最终选择在明德产检分娩。

私立医院好处:1、没有在公立医院的排队,喧闹,到处跑着交费;;2、每次预约好时间过去,检查基本上在1个小时搞定,结果立马出来或电话通知;3、大夫护士服务超好,对于提出的问题详细全面的解答,让患者不留疑问。

明德医院大厅像高级酒店一样,每次来产检人很少很安静,护士带着我做各项检查,最快的节省了我们的时间,每次产检也就半小时项目多的时候最慢一小时,王蕊主任超级耐心有经验,让我一百个放心,b超郑大夫也是每次都会很细心的跟我讲宝宝的各项指标给我指宝宝的手脚眼睛,还会给我留出照相的时间。

预产期在1月27日大年三十,原以为小家伙会成为我们的新年礼物,结果为了让全家人安安稳稳的过个春节,小家伙爽约了,直到初七凌晨一点(不得不说宝宝时间掌握的刚刚好,能掐会算的)发动了,直接破水,开始轻微肚子疼并且规律阵痛赶紧给医院打电话,老公立刻开车带我去医院,之前担心的路上堵车的问题也顺利避免啦,宝宝你还真是贴心啊!十分钟到达医院,产房的值班医生、护士严阵以待。安排进入产房检查、观察,同时值班医生告诉我,主治医生王蕊主任也在赶来的路上,紧张的心情立刻得到安慰。

两点左右王蕊主任达到医院,开始检查我的情况,断定中午前宝宝就会出生的。一夜的强烈宫缩,疼痛难以入睡,坚持到七点半,麻醉科主任葛大夫上班,开始上无痛。生老大时,葛主任给我上的无痛,产检中听闻葛主任现在在明德,依然决定无论如何还是要葛主任给无痛!打完无痛,瞬间有回到天堂的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9点助产士告诉宫口全开,准备生产。在她的耐心引导下,没使几次劲半小时后。宝宝就出生了,轻微撕裂,助产士完美缝合!一切发生的太快太快了,护士医生都说我简直太太太快了,一点没受罪,是他们见过二胎最快的!住院的三晚四天,每天都有产科儿科医生来检查。住院期间一日四餐的月子餐,最后一晚医院贴心的准备了烛光晚餐,把我的朋友都羡慕坏了。

我很开心,明德医院帮我将二宝顺利带到我们的身边。感谢北京明德医院的医护人员!

12-21

        从得知自己怀孕,和许多新手准妈妈一样,早早我们就开始准备和计划未来九个月的孕检和生产事宜。

      第一当然就是选择医院。2016年这个猴宝宝扎堆儿的年份,北京市内本就不多好的选择了。我和娃爸再咨询了若干可参考的公立医院并且考察了几家知名的私立医院,经朋友推荐,果断在孕8周选择了北京明德医院这家酒香巷深的私立医院。

    第一次来美女彭微接待时留下的较好印象几乎伴随了整个孕期检查。有幸选择了妇产科主任王蕊医生,还有几乎伴随所有B超检查的郑大夫,丰富的经验让我们略显粗笨的整个孕期波澜不惊地度过了。

    预产期本是11月30日,但是孕期中本身吃饭就不是很好,另外也没有刻意补充很多营养,所以孩子后期b超预测基本上都是比预计孕周小一到两周。基本上我和娃爸就没有期待宝宝会提前报道。但没想到到了预产期一点要发动的迹象都没有,心里越发焦急越是没有任何前兆。都已经接近40周产检,宝宝还没有入盆。有规律宫缩但是完全无痛感,也不符合临产条件。

      随后几天王蕊主任的建议下了又做了几次胎心监测,宝宝还是没有任何反馈。王主任建议12月5日在超预产期五天的情况下入院接受催产。

    入院后,病房的吴医生和助产士们的耐心与细致,包括在我生产全程给予的帮助与关怀最终成就了我和宝宝的第一次邂逅。中午午饭后,十二点半左右被安排上的阴道给药型的催产药。原本担心催产药不一定很给力,可能几天都催不下来。也做好了一定心理准备。所以当一点半左右有宫缩同时伴有轻微疼痛时心里还有点小惊喜,终于有了别的妈妈临产前的体验了。宫缩一直太频繁,两小时后撤药了。之后也没像预想那样会宫缩无力,规律宫缩一直都在,起初还有力气颠颠瑜伽球,房间走走,直到七点破水。之后的阵痛一浪接过一浪,挺到九点钟上了无痛,状态就好多了。没有想到,宫口开的很快,吴医生在午夜前内检宫口已经全开。一通准备之后,小公主在王蕊主任,吴医生和助产士的通力协作下于十二点半和我们顺利见面了。虽然因为胎心不稳,为了降低风险有轻微侧切,但能够顺利见到宝宝,之前的痛与泪都是弥足珍贵的。

    接下来的住院过程很惬意,医院还为新粑粑麻麻准备了烛光晚餐和大礼包。我和宝宝都很感谢明德的医生、护士和工作人员带给我们暖暖的体验。


 

07-19

【产经】与宝宝幸福的约会


今天是宝贝出生的第五天了,回想起那天,一切还历历在目……


一、破水

2016年5月25日,距离预产期还有一个星期,也是我从单位休假的第一天,早上我睡着睡着觉得有一种急切想上厕所的冲动,于是还半在睡梦中的我赶紧起来奔向洗手间。我一直以为破水的感觉就像电视剧里演的,走着走着路哗啦一声,下面全湿了,其实并不是。我小便完发现马桶里有乳白色的液体,不像平时的尿液那样清,我站起来又感觉有液体流出来,于是再次确认自己是破水了,赶紧收拾东西去医院。其实也没什么可收拾的,因为金医生早就跟我说过,医院已经为每位妈妈准备了待产包。


二、等待宫缩

在出租车上的时候,我的脑子飞快运转,我此时需要做的是给医院打电话告知情况,让他们做好准备。于是我给明德医院妇产科打了电话,说我大概10分钟就到,好让他们做好准备。打车到医院门口,我觉得一直有液体流出来,于是快速迈着小碎步到了二层妇产科门诊,护士迅速给我叫了轮椅,以避免羊水过多地流出来。其实后来我才知道,我的情况还属于高位破水,就是宝宝的头还没有入盆,所以如果脐带先出来的话那还真的比较危险。所以敬告各位准妈妈们,如果羊水先破了,一定要小心谨慎,不可过多走动。之后护士把我推到了产科病房,加上胎心监测,等待规律宫缩的出现。然而,一个小时过去了,没有宫缩;两个小时,三个小时,一直到中午12点,都只是不规律的小幅度的宫缩。我紧张而焦急的等待着,规律宫缩却一直没有到来。此时已经是午饭时间,我知道下午会有一场持久战,所以我要尽可能多吃一点,保存体力。


三、无痛分娩

最后医生下令,打缩宫素。随着液体一点点流入我的体内,胎心监测图上显示了规律的宫缩曲线,我也慢慢感受到了肚子一阵阵发紧然后开始阵痛。后来宫缩加剧,我开始耐受不住了。等到我疼得大汗淋漓、直想在床上打滚的时候,我知道我已经快到极限了,于是按铃叫护士过来,想知道是否可以打麻醉。由于我之前在明德医院通过关于无痛分娩的介绍,知道打麻醉是有规定的,不可以过早,否则可能会使宫缩停止,这样就前功尽弃。护士给我检查了一下,发现才开两指,正常应该开三四指才可以打。但看着我宫缩疼的痛不欲生的样子,护士请麻醉医师葛主任来看,一见到葛主任慈祥的面容,我的心里就踏实了很多。后来她决定,破例打上麻醉。我心里顿时放心了许多,葛主任从医世界各地,经验丰富,她亲自为我打麻醉,我真是一百个放心。


打上麻醉后,我立即能够感觉到下身麻麻的,宫缩来的剧痛也明显减弱了。由于之前宫缩剧痛消耗了不少体力,疼痛一减轻,我整个人一下子放松了许多,两眼再也支撑不住意识模糊地睡着了。这一觉对我后来顺利生产特别重要。它让我重新恢复了体力和意志,因为真正的战斗还在后边。等我醒来之后,一个半小时已经过去了。此时我仍然能够感受到肚子一阵阵发紧和轻微痛感,但是已经没有了撕心裂肺的疼痛了。这会恢复了力量的我还和老公说了会话,就这样又过了半个小小时。我隐隐觉得有想大便的感觉,忍了一会,这种感觉逐渐加重。于是我按铃叫了护士,值班医生吴医生帮我检查后发现,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已经开到八指了。于是医生护士们准备接生,看着她们忙碌地准备着,我心里不禁由衷地感谢我的主治医生金贵华医生。孕晚期的时候她让我严格控制体重,并给我制订了每日任务,包括喝2L水、健步走15000步、每天喝茉莉花苞茶(或覆盆子茶)软化宫颈,金医生的这些嘱咐我每次都一一做到。果然,开指开得快,后面的生产也顺利很多。


四、分娩

前面各种准备就绪,全看这最后一步了。待产床像“变形金刚”似的变出了几个拉手和脚蹬,撤走了屁股下面的部分,摇身变成了产床。我记得之前在一个孕妈咪群里,有的公立医院的妈妈说过自己在医院都是在七八个人一屋的待产室等,开到十指之后才让到产房,而且是自己走到产房的。在明德完全不一样。全程老公陪伴,待产生产全程在一个房间一张床上,护士随叫随到,这种医疗体验真的是一级棒。


等到十指开全,已经是下午6点接近晚饭时间了。助产士、医生还有几位护士围着我,告诉我等待宫缩来的时候用力以及如何用力。我已经顾不上肚子饿,迫不及待要见到我的宝宝了。这个过程其实就是一个用力,掌握用力的要领就很快结束战斗。用力的时候一定要用对地方,通俗地说就是“拉大便”的感觉。然而,当你真正躺在产床上了,那种感觉又不是很好把握,因为毕竟我们平时不躺着大便吧。所以刚开始的时候,我脸憋得通红,却使劲不得法,用了蛮力。后来在医生护士的指导下,慢慢开始知道如何用力。终于在6:40的时候,随着一声清脆的啼哭,我的宝宝来到了这个世界。他是个7斤1两的男宝宝。说实话,作为初产妇,能够这么顺利顺产生出7斤多的宝宝,我自己也有点不敢相信。另外,我没有侧切,只有一点的撕裂。


看到宝宝的那一瞬间,我的眼泪决堤一样涌出来。这就是在我身体里孕育了9个月的小生命,这就是陪伴我每天上班下班的小家伙,这就是我的孕期日记里的那个小天使。



后记:

产后我精神很好,还及时发朋友圈向亲朋好友们报喜。大家都惊讶于我生产之顺利,产后精神状态之好。我也十分庆幸自己当时选择了明德医院作为自己孕产检和分娩的医院,它给我提供的套餐非常合理,没有过多的检查项目,只有贴心周到的服务。另外,明德医院周末提供的孕妇课程质量很高,我是通过那些课程学到了很多关于无痛分娩、产程的痛苦、怀孕期间饮食营养、科学坐月子等知识的。这些课程即使不在明德孕产检的妈妈也可以过去免费听,联系“明德宝贝”微信号即可;我也十分庆幸自己在这里遇到了金贵华医生,她耐心聆听我的孕期烦恼,细心形象地给我讲解怀孕的知识,并且给我的建议都十分中肯,要求我控制体重时又十分严格没有商量,这也是我比很多孕妇顺利的原因之一;还有明德的月子餐真是要赞一下,品种丰富口味清淡,特别适合刚生完宝宝脾胃尚虚的妈妈们,特附上月子餐食谱给大家借鉴。

最后,祝所有准妈咪们都能顺利生产,与宝贝幸福约会!

06-07

On June 7th, we interviewed a British acrobat and performer for Asia Live Network that had undergone major surgery for his knee here at OASIS. About 2 weeks earlier during a performance of La Nova here is Beijing, the British acrobat, while attempting to dismount from the trampoline after his performance, landed badly causing major damage to his left knee, sending him straight to the emergency room for immediate surgery.

At the time of the interview, he had already undergone two surgeries within the space of two weeks, as well as dealt with much angst and upset, coping with being hospitalized abroad, dealing with insurance companies and trying to organize flights back to home, but despite all this, he was in good spirits, feeling grateful for the diligent care he received from the doctors and nursing staff of OASIS and happy to be heading home on the next flight.


When the accident occurred, he was brought directly to nearest public hospital. Upon arrival at the hospital, it soon became evident that he had crushed a section of his artery within the leg on landing, ceasing blood flow to his lower limb. Immediate surgery was required to save the leg, with the surgery taking about 8hrs. He remained in public hospital for a further 6 days after surgery. As he would require further surgery for his knee, he was hoping to fly home for the next surgery after being discharged from hospital.

Due to a number of issues, he required the second surgery to be done here in Beijing before he could be flown home. Having not had the greatest of experiences being in a Chinese public hospital, he requested a change of hospital for the following surgery. He explained, being in a public hospital in China was quite a shock to the system. He was roomed with about 6 or 7 other patients with no curtain for privacy. During the 6 days in public hospital after surgery, he had a continuous fever. To his dismay, nurses there only provided ice-packs to place under his armpits and wouldn’t prescribe any medication to bring down his temperature.


After arriving at OASIS International Hospital, he was still presenting with a high body temperature. Nursing staff worked round the clock checking his blood pressure, temperature and replacing cold presses and ice-packs and giving medication when needed until his fever finally broke. On this he was truly grateful for the extra mile staff went to make him feel comfortable and reassure him of quality medical treatment.

On May 31st, he underwent his second surgery at OASIS, receiving open reduction and internal fixation (ORIF) with one plate and ten screws inserted to stabilize the fracture to his left tibia plateau and repair the tear to his left lateral meniscus. The surgery was performed by Dr. Harvey Zhou, OASIS Chief of Surgery and Chief Orthopedist. The surgery took 9 and a half hours and he remained in hospital for another 8 days. He will regain normal function of the leg after surgery and physiotherapy, but not to the point where he could return to doing acrobatics again. The metal plate and screws placed by Dr. Zhou, will remain in his leg for the next two years, eventually being removed after complete recovery.


During the interview he told us: “The level of service and care given, the quality of the hospital and private rooms for patients, made my stay much less stressful. I was extremely happy with the service received from everyone here, Dr. Zhou, the nursing staff, everyone was great.” Patient rooms at OASIS can also accommodate a family member to stay with the patient, so his wife and baby were able to accompany him during his hospital stay at OASIS, contributing to a stress-free happier recovery.  When interviewed, he was in the process of making preparations to fly home. He had been discharged the day before, but came back to bid farewell to the staff of OASIS and staff to him.

05-12

2016年4月19日23点40分,我在北京明德医院奋战了近20个小时之后,终于成功顺产下男宝一枚。在生下宝贝的那一刻,看着宝宝躺在我怀里酣睡的摸样,感受只有一个:生命太奇妙了!


很多闺蜜问我生产的感受,今天就跟大家分享一下我那交织着彷徨、焦虑、惨痛、愉悦与自豪的顺产经历,让大家知道:顺产,其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恐怖!且听我慢慢道来。


我是一个“糖”妈妈

老辈人讲,生孩子就是在鬼门关前走一遭。所以,在医院的选择上,我们尤其看重一家医院的专业程度、医生水平、环境和服务。我和我老公先后看过北京其他私立医院,最终锁定了北京明德医院,觉得明德环境更好、服务更好,在急诊急救方面的综合实力也更强。听别人介绍金桂华医生为人耐心、医德好、技术好,我就转到了她的门诊,一直从产检到生!


孕24周的时候,我被查出有妊娠糖尿病,那时候快到2016年春节了,医生让控制饮食,加强运动。春节回家就没太重视,也没注意饮食和运动,过完年回北京以后发现情况特别不好:孩子32周已经长到34周了。

我一直想要顺产,金医生告诉我孩子长太大了,怕到时候不好顺,现在控制还来得及。她花了一个小时给我深入浅出地讲述了糖尿病的危害,并给我制定了食谱和运动计划,还鼓励我:只要努力,顺产还是有很大希望的。

于是,我就开始了饮食调整和高强度的运动。从37周开始,我坚持游泳,效果特别好,明显感觉自己瘦了。38周多的时候,B超显示孩子孕周下来了,从开始的大两周变成了大五天,但是体重依然偏重,七斤多,头也大。考虑到孩子的安危和健康,39周的前三天,我又开始了暴走,天天顶着个大肚子,走得腿都要废了。


提前催产

4月18日,刚好是39周的第一天,对于妊娠期糖尿病的妈妈来说,是时候分娩了。由于胎盘分泌胰岛素抵抗激素,尽管我吃得不多,游泳、散步、爬楼、暴走也都尝试了,但我的血糖还是没能降下来。金医生告诉我,如果孕39周血糖还没降下来,胎儿和大人的健康都会受到威胁,容易导致胎死宫内、产后大出血等,所以建议我通过普贝生(软化宫颈的药)引产。想想可怕的后果,我和家人权衡之后就同意了,4月18日我便住进了明德医院待产。


住院以后,医生先给我上了普贝生,我的宫颈反应不是特别明显,等了12个多小时,到晚上一点多钟,宫颈才软化得差不多,开始有一些阵痛。

我想,要这样我可能一晚上都睡不好,在征得值班医生同意之后,就停了普贝生的给药,停药之后我勉强睡到4月19日早晨5点多钟,然后就被疼醒了,阵痛也上来了(跟正常的开指还没有关系),开始有规律的宫缩,接着又迷迷糊糊睡到了8点多种,金医生已经上班了。

金医生检查后,说我的宫颈软化挺多的了,再等等。结果等到了4月19日中午,金医生再次检查的时候发现宫口开得很慢,于是就给我上了催产素。我想,都上催产素了,怎么样都能生吧。


刻骨铭心的阵痛

随着催产素的滴入,阵痛逐渐加剧。4月19日16:00,宫缩开始加强,挺疼的感觉,心想应该要生了吧,因为从昨天折腾到现在已经那么久了。现在回想,禁不住“呵呵”了,因为跟后面比,这都不叫疼!金医生来得挺频繁的,差不多俩小时来检查一次宫口。


到了17:00的时候,就疼得不行了,一阵一阵的,三分钟一疼。从小到大,我连吊针都很少打,挺怕疼的。我老公过来抱着我,我妈帮我揉胳膊,希望转移我的注意力,没有那么疼。当时除了疼,我还特别困、累,因为前一天晚上就没有怎么睡,还要坐在瑜伽球上。金医生让我出去走,我说走不动了。

到了18:00,金医生差不多要下班了,我挺着急的,满心希望金医生再来检查的时候,宫口能开到三指(就可以上无痛了)。结果金医生来了,宫颈刚软化完,通一指!那一刻,我精神都崩溃了,第一个念头就是要剖,不想顺了,觉得自己已经忍到极限了。但是金医生坚定地说,没有剖宫产的指证,不能滥用剖宫产,我妈在旁边也一个劲儿的说对(这也是我妈喜欢金医生的原因)。

都说明德的麻师特别好,当时麻师葛主任也来了,因为之前有听过葛主任的课,我就想让她给我上麻醉,让金医生给我接生。想着她们都要下班了,我心里特别着急。葛主任问了问我的情况,觉得现在上麻醉还早,就跟金医生她们一起出去了,我妈和我老公还一直安慰我说,她们都在外面给你商量呢。实际上她们都走了,估计一看,今天肯定没戏,一指都还没开呢,要都留在这,我肯定有心理依赖,抱有剖的念头。

19:00的时候,我已经疼得顾不上麻师好不好了,就想赶紧给我上无痛。

快到20:00那会儿,我都绝望了,疼得一个劲哭、喊,我老公也很着急,因为心疼我,就说干脆你剖了算了。我妈一直支持我顺,就把我老公赶出去了,留我们俩在房间里。那个时候,老看钟,感觉度分如年,宫缩两到三分钟一次,对疼痛的记忆只能用恐怖来形容。我比之前更累、更困,阵痛之间的三分钟我都能睡着。

终于熬到了20:00,赶紧叫值班医生,医生查完宫口说挺好的,快三指了,可以上麻醉了。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真的有种“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


神奇的无痛分娩

从4月19日早上5:00镇痛发作到晚上20:00,差不多15个小时了,我终于迎来了无痛分娩的开始。麻师来了,男的,虽然不是葛主任,但经验特别丰富的感觉。麻药还没有开始上,宫缩两三分钟又来了。

上麻药的时候得趴过去,那个针挺粗的,我妈挺紧张,我已经顾及不上了,因为太疼了。针管推进去的时候我根本就没有感觉,扎针的那个疼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就感觉腿麻、背后发凉,两三分钟后就没那么疼了。

打完麻药,差不多快21:00,整个人都轻松了,也感觉到饿了(一天没怎么休息和吃东西),于是就开始吃饭。吃饭那会儿,宫缩又上来了,因为打了麻药之后,骨盆完全放松了,我能感觉到宫口开得特别快,宫缩比之前强了一倍,肚子呜呜就起来了,压得特别尖,一会又下去了。

由于宫缩更强烈,疼痛也更明显,所以我又加了一点药。饭后躺下发现宫缩下去了,肚子平了,孩子的头下去了,就小肚脐那鼓着。我就规划着,等到了23:00点最后一次检查,我就可以踏踏实实睡个觉,早上金医生来了,正好赶在她上班的时候生。我妈和我老公也都洗完澡,准备睡觉了。

然而,23:00检查的时候,值班医生告诉我宫口全开了,都能看见宝宝头发了,准备生产!我挺惊讶,我妈和老公都特兴奋,不敢相信是真的。不禁感叹,无痛分娩技术对我的帮助实在是太大了。后来金医生告诉我:“你都没有经历最痛的时候,宫口开到最后才是最痛的。”


激动人心的分娩时刻

当医生说完准备生产,床咔就变了,跟变形金刚一样,下瞪的脚啊什么的都给抬起来了,休养床秒变产床。我当时惊呆了,之前只听说过产休一体化产床,现在算真见识了,主要是避免产房、病房来回跑(公立医院产房、病房都是分开的)。助产士、护士开始各种准备。


当晚没有赶上金医生、葛主任她们,多少会有点遗憾,但是助产士和护士动作娴熟,特别专业、有耐心,让我挺放心,也对自己特别有信心,感觉自己应该不会难产。我还是有点紧张,她们告诉我,大概24:00就能生完,也不会有之前那么疼,麻醉也不用停,我的心一下就放下来了!

助产士和护士很快准备完毕,值班医生、儿科医生们都来了,很多人关注你,感觉没那么紧张,很有安全感。到23:40的时候,助产士教我怎么生,就像拉大便的感觉。当时上了麻醉,前两次宫缩来的时候就那么使劲,试了两次都不行。当时就想要不等到24:00后再生吧,想想还是算了,怕宝宝在里面卡久了缺氧。

后来护士就把催产素加强了一点,麻药也关了,我马上就能感受到宫缩比之前强。再试的时候(最多试了五次),助产士就说不要使劲了,然后就指导我怎么呼吸、怎么样用劲,最后动作特别慢、特别轻柔、突然一下就把孩子拉出来了,是个男孩,3250克!

瞬间,下腹部一阵轻松,全身说不出的舒畅,轻飘飘的~

当时觉得太神奇了,还没反应过来就生了,整个过程特别专业。护士在我身上铺了一张垫子,孩子就放在我肚子上,开始剪脐带啊什么的,我老公在旁边都激动得哭了,说:“啊,那是我儿子”,手无足措的样子把大家都给吓懵了!


没有侧切的惊喜

顺利分娩之后,我就像打赢人生中一场伟大的战役,自豪而骄傲,最后才顾得上自己。非常庆幸的是,没有侧切,没有撕裂,就外面撕裂了一点点,缝了一针。我都没有想到只缝了一针,特别专业,对我以后的恢复特别有帮助。

生产前,我害怕侧切,金医生就告诉我明德产科一般不侧切,因为侧切了,肌肉层都断了,很难恢复。

护士处理完胎盘和缝合,我就昏睡过去了。护士特别好,再累总是笑脸相迎,孩子出生后血糖低,从一出生的4.8降到2.0,然后变成1.6、1.3,那个护士一晚上都没睡,一直来回给我孩子测血糖,十分钟测一次,半个小时给她喂奶,然后又喂糖水,又测血糖,折腾了一晚上,血糖才上来。

非常庆幸自己选择了明德,感觉自己特别幸运,生产的那个晚上,整个团队的配备让我特别有安全感,环境、服务也比其他私立医院要好一些。

特别感谢金桂华医生和我的助产士、护士、麻师、值班医生,因为你们,我拥有了一次刻骨铭心的、意义非凡的、痛并快乐的、愉悦的顺产体验,体会到了做母亲的辛苦和母爱的伟大,给我的人生添了一笔重重的色彩!


明德医院准备的贴心小礼物和烛光晚餐


明德环境

02-16

WE CAN.I CAN.

During World Cancer Month, it is important to remember those whom we’ve lost, the progressions in Cancer research we’ve made and the successes we’ve had as a result of them. “Taking place under the tagline “We can. I can”, World Cancer Day 2016-2018 will explore how everyone –  collective or individual, can do their part to reduce the global burden of cancer.” (http://www.worldcancerday.org/about/2016-2018-world-cancer-day-campaign)

It was only last December, coming in to the New Year, that our doctors here at OASIS International Hospital achieved a win against cancer for one of our patients.

A 30 year old Shan Dong woman, after finding blood in her stools in April of 2015, discovered she had a carcinoma of the rectum. Admitted to a Class A, Grade 3 Hospital in Shan Dong, she underwent a colonoscopy that discovered the adenoid tumor. Doctors there proceeded with a frozen section biopsy that suggested the carcinoma to be benign, but after performing the local excision surgery, pathology confirmed the tumor had been cancerous.

In September of 2015, she returned to the hospital for her check-up only to find the cancer had returned. Under the advice of her doctor, she went to a Class A, Grade 3 Hospital in Beijing, to undergo her second excision surgery. Not long after the second surgery, the cancer returned and on the advice of her doctor, she would need more surgery, which would result in a colostomy bag for her.

The recurring cancer was a huge blow to the patient’s confidence and with the prospect of a colonoscopy on the horizon, the situation seemed very grave. Determined to get a second medical opinion, she went to a few of the most renowned hospitals around Beijing, such as; 301 Chinese PLA General Hospital, Peking Union Medical College Hospital, Beijing Hospital, Peking University Hospital and Peking University People’s Hospital, but one after another, they all agreed with the first medical opinion and that a colonoscopy was unavoidable.

Fortunately, a fellow patient she knew, introduced her to a specialist in this kind of cancer, a doctor named Yao Li from China-Japan Friendship Hospital. After careful examination by Dr. Yao, he assured her that this procedure could be taken care of at OASIS International Hospital, eliminating the need for radiotherapy or colostomy.

The surgery was performed by Dr. Yao Li, Dr. Peng Qiao Heng and Dr. Jia Zhe of OASIS International Hospital. It was a very successful radical resection of the rectal carcinoma. The surgery was performed over 8 hours, resulting in the patient’s rectum, urethra and sexual function all remaining intact.

The patient recovered well after surgery. On the second day of recovery, she could get out of bed and move around. On the third day, she could ingest liquids and after the fifth day, her health met the hospital discharge standard.

After surgery the patient described her feelings on her experience: “I once believed that cancer was something I would never have to face, but now, after everything has quietened down, I realized I had not been living a very healthy lifestyle. I would often stay up very late, eating at all hours of the day, never keeping to regular eating habits and liking to eat Chinese barbeque and spicy foods. I have come to believe that these choices contributed to the development of my cancer.”

On January 18th 2016, she was realized from hospital with a clean bill of health. Her OASIS medical team bid her and her family farewell and good health, but before she left the hospital, she had taken the time to write a letter of appreciation to the staff of OASIS, expressing how grateful she was for the care she received and for the opportunity to once again lead a healthy and happy life.


11-27

我在明德医院难忘的分娩经历!


2014年11月份我怀孕了,心里十分喜悦,当时想选一家私立的医院,就听戴宝利医生说北京明德是一家综合性的国际私立医院,听戴医生一说,我去走访美中宜和及和睦家医院,最后丛环境和服务以及医师资源和理念,我就选择了咱们北京明德医院,于是就开始办理孕前体检套餐,我的体检医师为产科李少芬主任,在这体检过程中真正体验到了李主任个性化的服务和理念,每次都体现到以患者为中心,体贴无微不至的照顾和关心以及大夫的详细耐心的解说,护士们的服务态度热情也很专业,毎次体检,护士和客服多做好友情提示下一次预约及注意事项,让我在工作的时候不需要为体检的事来分心。


不知不觉在这十次的孕检中快要结束了,李主任正为我做分娩计划,李主任详细介绍分娩过程的利与弊,当时我就亳不犹豫的选择自然分娩,和李主任的沟通达到共识,当时我的预产期在8月28日,然后由于在8月14日上午出了点血,正好又是李主任帮我检查的第九次,于是李主任帮我看了看已开一指,估计就这一两天要生,我当时听了又是兴奋又是激动,我和宝宝快要见面了,于是检查完我便回家准备一些东西,到了下午就发现出血量多了一点,当时也没别动静,我就在家静养,大约到晩上11点多发现肚子疼痛起来,我就叫老公陪我到咱们明德医院产科病房检查,医生就确定我住院观察,于是护士就开始逐项检查,听胎心测血压随时监护,随着宫缩的频率高低不一样,只能慢慢的等待,护士和医生不间断的来了解情况,随时随地的为我做好生宝宝的准备工作。


到8月15日中午我的宫缩频率一次比一次的疼痛 剧烈,简直让我难忍,助产师和医生及护士坚持不懈的为我鼓励,让我坚持,说宝宝快要出来了,就在我的疼痛难忍的时候,我提出了要打麻醉的时候,医生告诉我宝宝的头已露出来了,我在医生的指导和鼓励下,配合的指导,我坚持一次又一次的深呼吸,宝宝就顺利的出生了。是一名女婴,体重是7斤半。胜利的果实就这么出现了,特别感谢助产师和医生及护士的大力配合与鼓励。母子一切平安。于是我就推进7号病房,耐心的修养。


儿科医生就开始给小孩逐步检查。告诉我一却正常,护士再帮助小孩洗澡。然后在病房的这3天里,医护人员每天给予探望和坚持。尤其这里的月子餐搭配均衡。口味非常棒。明德医院正是我想象中的那样,人性化的服务,专业医疗的实施与理念。


11-27

我的顺产日志

今天Jaden五个月了 才有空回忆我的生产经历。真的要特别感谢北京明德医院的医生和工作人员。我的预产期是2015年一月一日,我的主治医生是李少芬李主任,每次去孕检,都能够得到医生的悉心嘱托,护士们的悉心照料,怀孕期间,我按照医生的要求多运动、多吃一些有营养的东西。我怀孕期间的饮食和运动情况如下:


1、全程怀孕胖了20斤,保持的还算是不错的。

2、孩子不大,6.34斤。

3、怀孕早期每天吃苹果和猕猴桃。

4、怀孕后期吃核桃。

5、坚持上班,生孩子是在下班路上。

6、每天徒步走4公里。

7、保持心情愉悦。

8、整个孕期木有水肿。


怀孕全程没有呕吐,没有挑食,非常爱吃肉,到了无肉不欢的地步。生孩子之所以那么顺利是因为主任一直强调的,不要吃太多,孩子大不好生,你受罪。孩子肥胖的话长大后生病的风险也比较高,所以一定要控制体重!还有就是一定要多运动,因为运动羊水对孩子有摩擦,对孩子的智力还有情商都有帮助,因为运动多的原因我在21周排畸的B超检查时发现孩子已经有头位了。


最后感谢家人,感谢北京明德医院的医护人员对我细心的照料,感谢李主任,感谢明德妈妈群中每一位妈妈陪伴我读过了整个孕期,在孕期一起分享经验,当遇到困难时互相勉励,这将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回忆。



11-27

【产经】一次美丽的邂逅


听人说怀孕生子对女人是一次生命的升华和再体验,其实对于男人又何尝不是如此。经历了陪同LD从备孕、怀孕到生产的这个过程,作为男人的自己对于母性的伟大更有体会。


首先谈谈选择医院的经过吧。知道明德的名字还是因为处理一次公司事务的缘故,早知道公司老外都去那看病,却没有机会有过直接的体验(大家都知道的,外企老外和中国员工是有医疗待遇的区别的,鄙视下此等区别政策)。那次的经历让我对这栋位于酒仙桥北路某园区的白色小楼产生了好感。而进入这栋安静小楼之后的一切体验,让我从一瞬间对他产生了好感。一些细节完全能说明问题,比如,驾车进入后,保安即将我的车牌录入系统,出门不需要自己登记,缴费;门诊大厅内优雅安静的氛围更是让人一下放松心情。相比其他医院,这家医院还比较新,所以硬件设施要更干净、整洁些。当然,我们家LD是不会只满足这些的,免不了各种医院的对比,她最初就想顺产和无痛,参考了N多别人的产经,了解到李少芬主任和明德医院的麻醉师之后,最终的结果也是殊途同归,放弃了和睦家和其他的医院,LD喜欢明德的软硬件,感觉其他的私立医院也越来越像公立的样子,人多的很,环境也有点闹腾。最终的选择几乎只是瞬间的一个决定,那是第三次去明德,参观产房,接待我们的那位护士CHZ,也是促使LD 决断的最后一根稻草,头一眼见她,就觉得她很干练,业务非常熟悉,而且能站在患者的角度考虑问题,同样是几件程序性的事情,她能帮我们考虑时间的统筹和安排,没有浪费时间,于是当场拍板决定购买了明德产检和顺产套餐,从而开始我们的心路历程。遗憾的是,由于工作安排和产检时间原因,我们没法排到她当班的日子产检,在此,我也小纠结一下。


接下来的产检历程体验如同想象的一样,同样体会到的是负责和周到。护士们一如既往的耐心,虽然再没遇到CHZ,但是其他护士也非常尽职。和李少芬主任的接触也如同预期的一样,极大帮助了LD缓解孕期的焦虑。怀孕期间本就各种纠结、各类问题接踵而来。爱纠结的LD更是为各种问题困扰。和李主任的每次接触,她都面带微笑,循循善诱,极好地把握了LD的心理,宽慰了LD,每次回去,焦虑和不安都会变成微笑。8月24日是做分娩计划的日子,白天又见了麻醉医师,这也是一位令人信赖的大夫。LD早就打算采用无痛分娩,也早早选择了他,但是对于从未经历的麻醉,心理还是七上八下。大夫短发,干练,语带自信,经验丰富,经历广博,见面后的交流更是让我们进一步放松下来,通过他的解释和详细介绍,我们完全放下了心。印象中比较深刻的是,他说他的注射方式不是一次注射,他会多次来观察产妇。此前,我们了解比较多的是麻醉师通常给产妇注射下,然后给产妇一个泵,按需供应,期间麻醉师是不需要过来的。多次探视本来就要多花麻醉师的时间,不夸张地说,这种时间精力的付出完全是出自一位职业专家的本能和对工作的高度责任心。白天产检本来是顺利的事情,可是爱纠结的LD又还是纠结宝宝的双顶径的大小,担心到时顺不下来,到了晚上,更是纠结不已。没有办法,只能拨通李主任的电话,意外的是,李主任没有拒绝我们的骚扰,一如既往地给予了热情地解答。


此后的过程进展地比预想中还快。31日李主任给做了羊胎膜剥离。到了举国大典的正日,LD早上还在为控制体重和促产努力暴走(又是每天4小时的开始,汗)。8点就开始了发动,10分钟一次,每次30秒的收缩,LD以为是假的,虽然难受,她还努力坚持,去完超市,回家又是N个那个什么软球的蹲起动作。到了10点,5分钟的规律收缩开始了,通过记录能完整地看到了规律。完了,这日子挑的,选好的大夫和麻醉师都公休,宝宝却是无法等到我们希望的良辰吉日的。


宫缩到了12:30更是变为三分钟一次的频率。LD强忍剧痛,硬是要完成一个自创的宫保虾球,撑着把自认为“有纪念意义”的菜舀出来,吃了几口。有的时候我不的不说,LD的执着是常人无法比的。终于去了医院,生产是直接在病房中进行的,医院一共8个病房,基本每个病房都能直接生产,家属直接陪护,顺产不需要转病房,这样也很方便。13:30到医院,一检查居然已然是开了三指。实在无法想象她是怎么忍受的。为LD小赞一个,貌似开三指还能做饭的,LD算是首屈一指吧:)。14:00上了无痛,14:30开了4-5指,15:30宫缩已经是2分钟一次了。16:30,开了7指。17:15,担心麻药的效应会过了,LD不得不主动按下了唯一一次加的泵。18:45助产士过来做了导尿。白班的助产士也是温柔的很,她给我们的预计是晚上8点之后开始总攻。本来还担心,她下班了之后,我们该如何去信任新接班的护士,尤其是新来的助产士一上来居然说她很高兴能晚上遇到产妇,我心里一咯噔,这是啥意思?但是接下来她一番麻利的操作和安抚LD的话语完全打消了我们的疑惑。说来也是巧合,新接班的助产士YY,居然和LD的名字相同,于是搞得我在之后的加油中不知道如何进行,喊着YY,貌似是给她们俩同时加油。LD的宫缩一直比较有规律。8:10人工破膜。可宝宝的位置不是很好,有点头横位,于是YY进行了快速处理。LD的脸憋得通红,用力使劲。看着连“大革命”都不知道用力为何物的LD,头一次憋得面红耳赤,我的泪水唰就下来了。此时此刻,恨不得躺着的就是自己。从晚上20点到22点,短短的两个小时,就是煎熬。尽管宫缩很有规律,但是宫缩持续较短,LD无法完成两个持续较长的用力周期。不得已之下,我们停了麻药,加了点促宫缩的药。然而过程依然艰难,无数次的努力貌似都效果甚微,而LD却已经筋疲力尽了,看着她几近崩溃的表情,那一瞬间,我都几乎要放弃去改剖宫产了。这时候,YY的鼓励,再次给了我们信心。尽管事后才知道,LD一开始的用力并没有取得实质进展,但是她一直用正向激励给LD信心。最后时刻的鼓励给了LD最后的希望。终于付出得到了回报。当时间指向22:02的时候,我们最终迎来了我们的新成员。这熬人的小家伙,7斤,49CM。宝宝,你知道么?再多长一两周,整个孕期才长10斤的妈妈就不得不放弃她坚持并为之努力了这么久的顺产信念而不得不去选择顺改剖了。老天护佑,妈妈的努力还是得到了应有的回报。


太多宝宝生命中的头一次了,22:40,头一次喂奶;第二天13:00头一针疫苗;20:30妈妈产后头一个肆无忌惮的母体空气压缩运动的释放;头一次的宝宝尿;头一次的便便。。。太多太多。。。

不得不说,明德医院的产房设计得还是很方便的,给爸爸和月嫂阿姨留出来的空间,让可怜的陪护家属们得到保障体力的休息空间。在这,就不多说了。


住院期间的膳食供应也是值得说道的,尤其是西餐,让LD尤为满意,医院准备的烛光晚餐,更是内容丰富。


回顾整个过程,不光是LD还是我,都感觉如同做梦一般,忙碌、紧张、忧虑、喜悦五味杂陈。


感谢明德医院的李主任、感谢咨询过的麻醉科大夫,虽然遗憾因为时间,错过了和他们最后时刻的邂逅,但是也感谢幸运邂逅的YY,另一位麻醉大夫,儿科的Jenny,产科的任大夫以及不知名的助产士和护士们,祝福我的宝宝,欣喜在我们生命中的重要时刻的美丽邂逅!

08-28

来自食指的感谢——感谢明德医院外科医生

 

十指连心,对于我这样的手术室供应室的护士来说双手的使用率更是极高的,手上任何一点伤口都会影响工作,更别提食指直接被削水果的刀撕掉一块肉了,当时止不住的鲜血侵满了整个水池,我急忙在家附近的公立医院进行了伤口深度消毒和包扎,但情况并没有想象中乐观,一周过去了伤口还在不断的往外渗血,而且已经有点发炎感染的迹象了。医院能提供的治疗手段也只有不断的换药,等待自己痊愈,传统法子想必是不行了。

 

就在犯难的时候,一个老同学给我推荐了明德医院的外科医生,介绍说是国内外科首屈一指的专家。在我来到明德医院,了解过我的伤情和职业之后很不高兴的问我“怎么拖了这么久才来? 以后还想不想拿手术器械啦?”话语中透出的关心,让我的心一下子暖暖的。 之后,因为指腹伤口太大太深,并且病灶已经化脓感染,很难自己长好,也不能直接缝合。本着恢复手功能的原则,决定立刻进行清疮植皮术。还介绍到人的手指大拇指的使用率占到50%,食指和小拇指则分别各占20%,另外中指和无名指则相对要少些。所以食指的修复也显得格外重要。

 

手术时医生选择在我腹部进行了局麻,右手使用了指根麻醉,以最小麻药影响下保证我手术中的无痛状态。在为时一个多小时的手术过程中,医生从我肉肉的肚皮上取下一块肉皮,植到了食指上,并且植皮的缝合非常的平和、顺滑,手术结束后我仿佛感觉不到植皮的存在。医生告诉我,这样的治疗预后非常好,手术修复后我可以随便用手,完全不影响任何工作和生活。最重要的是对于外貌协会的我来说,这种手术竟然一点疤痕都没有。在外科工作的我知道,越小的伤口和创面越难修复和缝合,而且小皮不容易做活,可没想到的是医生的植皮竟然全活而且缝合的真的堪称完美,不愧为手外科的巨匠人物。

 

现在一周过去了,我的食指已经行动自如了,感受不到一点疼痛,恢复的过程中也没有瘢痕,真的是要感谢明德医院的外科医生。深深的感谢!

08-19

我得顺改刨,刨改顺


7
10日晚上,我在392天的时候,晚上破水去了明德医院,开始了我破折的生产过程!


以为到医院就放心了,等着生就可以了,其实不是,这才是刚刚开始!由于我是破水去的医院,在路上给医院打了电话,说了我的情况,明德医院非常贴心的准备了轮椅,让工作人员把我推到病房。我得宫缩还没有开始,到医院后,上了胎心监护仪,一夜。宫缩一直不频繁,只是十分八分才一次,频率也不够大,到了早上还是这样,为了让宝宝尽快出生,避免危险,医院给我用了催生素,从上午十点开始,我得宫缩越来越频繁,频率也越来越大,越来越让我受不了了,可是检查了,几次,宫口依然只是开一指多,发现宝宝的胎头不正,但是我的宝宝不大,阴道柔软度也还行,就想让宝宝自然分娩,就一直坚持,到了晚上了,依然只是一指多,我却受不了了,疼的直哭,因为一直就没有好好睡觉,医院在晚上的时候把催生素给我撤了,让我先睡个好觉,然后好有力气生宝宝,晚上我真的睡了大概四个小时的觉,但是自己的宫缩又开始起来了,不频繁,但是强度大啊,我和我老公,爸爸妈妈说,我不要生了。我要刨!第二天早上医生一来,我家人就和医生说了。我们要刨,但是医生说我可以自己生,没有问题,我老公就有些急了,生气了,都受不了了,为什么不给刨,我得主治医生李少芬李主任,也在周末给我加了个班,看了看我得情况说,打麻药,麻醉师也在门外等我,听到这话,直接进来准备,给我打了麻药,上了催生素,但是这样至少我不疼了,就想再等等吧,万一可以自己生呢,实在不行,下午再刨,十点多,李主任给我检查,看到开了四指了,我觉得有希望了,到了中午十二点多,李主任给我检查,看到开了八指了,说准备生产,但是在这个过程中,还要帮助我的宝宝把胎头转正,在转胎头的过程中,麻醉师又给我加大了麻醉剂量,才使我没有那么疼的熬过来,然后就是分娩过程了,有丰富经验的医生李主任,麻醉师,还有周助产士,护士,儿科医生,五六个人在陪我一起努力,所以我用了大概四十多分钟就顺利的生下了我的宝贝大儿子,看到他出来的那一刻,我觉得什么都不疼了。


特别感谢李少芬主任,和整个帮助我的所有的医生,护士,助产士,麻醉师,非常非常感谢,让我自己完成了整个的生产过程,制止了我想剖腹的这个决定,还有在我住院期间,给我这个新手妈妈,和我老公那个新手爸爸,不管什么时间,提供无限帮助的所有的工作人员,谢谢你们了,北京明德医院绝对是我选择特别正确的一家医院,我宝贝儿子以后得所有检查和打针也依然会选择在明德医院!对了,医院还送了烛光晚餐哦!

 




08-18

在明德的二次剖宫产


生下我家二公主到现在已经超过72小时了,趁记忆尚新写下这篇东西是想给想了解明德的妈妈一个参考。


1410月,知道怀上二宝的时候,我和老公开始考虑生产的医院。那个时候刚看完产科大夫那个电视剧没有多久,虽然已经生过一个孩子,但跨过35岁的高龄,对生产中可能产生的种种状况,多少有些心生畏惧,考虑是否要放弃私立,选择公立。但我和老公都是超级怕麻烦的人,人山人海的公立对我俩来说实在是最后的选择。和睦家说实话,对我来说,有些小贵,这个时候,突然在爱败上发现了另一个综合性私立医院的存在,那就是明德,虽然各大生产网站能找到的产经都很少,但整体评价都还不错,所以最终我们决定在明德和生下老大的美中之间做一个选择。于是,在怀孕的第七周,我开始预约这两家医院,明德自然是李少芬主任,美中是之前生老大的郭欣主任,结果明德的时间安排在了三天后的下午,美中只能在两周以后。


该到明德就诊的那天,想着反正也请假,老大那段时间老是咳嗽,所以想上午也没有什么事,就带她去趟儿研所,结果特需也只能挂下午的十几号,在等待的时间里,看着那乌泱泱的人,我就觉得喘不上气来,而且眼看明德的预约时间也快到了,最后果断退了号,放弃。来到明德,觉得都是医院,但那就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安静,温馨是当时的第一观感。见到李主任,就自己关心的生产中的各个问题和她进行了交流,一如网上评价的专业,睿智,温和,这也成为我最终选择明德最大的理由,毕竟整个孕期我基本面对的都是这一个医生,有她的保驾护航,建立我的安全感,再有全科的辅助支撑,对我来说也就足够了。并且李主任告诉我,明德可以VBAC,即使最后我的条件不能VBAC,只要不是紧急剖宫产,最后的主刀医生基本就是她,也不需要额外的点名费。以上的种种,再加上当时有套餐优惠,我觉得整个费用如果照一体化病房比较,其实和美中差不多,再想到四年多前在美中最后检查约自己的主治大夫的困难和这次预约的实际情况,最终我定下了明德。


产检一切还算顺利,各种对比心得下次单开一贴吧。结论就是在37周接近38周生产计划的时候,经过和医生面谈,由于自身的一些条件限制,最后我们选择在39+2的时候,做二次剖宫产。在等待手术的这十天时间里,多少还是有些紧张,因为上次老公美中陪产后,给我描述过他看见的血腥场面。由于当天有一个儿科手术,所以我的手术被安排在12点到14点。


和二宝见面的这一天终于在等待中到来,由于大女儿幼儿园已经放假,外公外婆在家照顾她,我在老公的陪同下早上九点半来到了医院,然后就是大家熟知的验血、胎心监护、备皮,因为从头一晚12点开始就开始禁食,李主任怕我饿,还体贴的专门让护士给我输上糖和盐。但由于前一台手术拖台(后来才知道是病人来晚了……),我的手术后推了一个小时。差十分钟一点的时候,手术室护士推车来接我,我从病床爬上了手术床,像电影镜头一样向手术室进发。在进手术室的一瞬间,护士问家属进吗?我老公就愣在了当场,因为之前一直没有人问过这个问题,我们一直以为明德剖宫产不让陪产,也一直没有讨论过这个问题。最终老公放弃了,他后来告诉我他是觉得看过一次了,而我当时其实也不想让他进去,觉得场面过于血腥,虽然后来护士长说主要是让他陪我,可以一直待在我头这边,帘子挡着什么也看不见,这个就给别的宝妈们提供个借鉴吧。进去以后躺上最终的手术床。当天的麻醉师马大夫,技术很好,告诉我说先做麻醉,再插尿管,这个真的很人性化。然后一个小护士站在我侧躺的方向,一直在指导我和安慰我,麻醉师也一直再询问我的感觉,稍微有点呼吸困难,但和第一次剖宫产来比少了很多。腿部麻痹后,手术室响起了音乐声,李主任也进了手术室,那个时候已经快是1点半了。李主任说开始吧,麻醉师还细心的提醒了一句,先试一下,手术从这里开始正式开始。当时,手术台上的助理是个我不认识老外,李主任和她一直用英文交流,直到看到最后的出生卡片,我才知道是Dr. Jayne。大概15分钟以后,开始挤压我的肚子,但不觉得十分难受,然后肚子一空,老外用中文告诉我说宝宝出来了,二妞嘹亮的啼哭声就一直持续到她离开手术室。头胎因为难受而没有的幸福感居然在这个时刻来临,眼眶居然有了湿润的感觉。最神奇的是头胎整个过程中的呼吸困难居然没有再次来临。护士抱着孩子来让我确认男女,然后抱着她先行离开。又过了一会儿,我听见护士在核对手术器械的数量,麻醉师贴心的告诉我开始缝皮,手术很快就结束,我被推回了病房。过了一会儿,李主任又上病房看了我,告诉我一切都很好,孩子当时有一圈脐带绕颈,然后腹腔器官因为上次手术有的粘连她也尽量做了分离,伤口缝合很好,但因为修整第一次伤口的原因,肯定没有第一次整齐,然后她又匆匆去了门诊看下一个病人。当时,我心中是满满的心存感激,感谢李主任为主的医疗团队,庆幸我选择了明德。因为还没有出院,住院经历请听下回分解。感兴趣的宝妈可以搜搜我的头胎产经,可能更能体会我的心情。希望能帮到大家。